第八百五十九章 古合金!

两名幸运者分别是王军和水劲松,单看他们的面相,就知道这是那种典型的技术宅。

四眼,斯文,不善言谈!

当夏浩然一行到来后,这两人心中不禁长舒了一口气。

其实这也很好理解,呆在这种几尽封闭、枯燥、单调乏味的环境之中,本来对人的心里就是一个挑战;再加之突如其来的“灵异”事件,使得原本不宁的心更加的躁动不安。

“走吧,先去看看病人!”一阵寒暄过后,夏浩然率先对两人说道。

“是!几位首长,请跟我来!”

穿过一条条通道,夏浩然三人在王军和水劲松的带领下,来到了一道房门前。

房门上正挂着一个“医疗室”的牌子。

房间内。

可谓各有众生相!

有人手脚都被绳子捆起来绑在床上的,有人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的,还有人手舞足蹈鬼哭狼嚎的……

不过夏浩然发现,昆仑站的七名科考队员全都是男性,而他们的年龄差不多都在在三十至六十之间。

“这位就是我们这批昆仑站考察队的队长——古兰教授!”王军指着床上被绳索绑住四肢,身材消瘦的那名老者说道:“古兰教授是我国顶尖的材料科学家,华夏科学院院士,博士学位。”

“把事情的经过详详细细的给我们说一遍。”李佑江沉声说道。

“是!”

王军沉吟了几秒,继而开口说道:“我们这支七人的越冬考察队,其实每个人的研究方向都不尽不同。例如自然科学,空间物理,生物科学,地质科学和材料科学等等。”

“一周前,由古兰教授牵头,在一次冰芯钻探作业的时候,意外的发现在这次钻取上来的深层冰芯之中夹带着一块约莫拳头大小的神秘未知金属!”

“等等!冰芯钻探?什么意思?”夏浩然一边检查着几人的情况,嘴上不由得问道。

这时,旁边的水劲松说道:“冰芯,顾名思义,就是钻取自深层冰川内部的芯。冰芯形成由于气温低,积雪不融化,每年的积雪形成一层层沉积物,如此年复一年,从底部往上逐渐形成一层层的冰层,越向上年代越新。由于冬季气温低,雪粒细而紧密;夏季气温高,雪粒粗而疏松。所以,冬夏季积雪形成的冰层之间具有显著的层理结构差异,就宛如树木的年轮一样。”

“冰芯,可以用来测定冰原的‘年龄’。”微微一顿,水劲松继续说道:“但是与历史记录、树木年轮、湖泊沉积、珊瑚沉积、黄土、深海岩芯、孢粉、古土壤和沉积岩等可提取过去气候环境变化信息的介质相比,冰芯具有保真性强、包含的信息量大、分辨率高、时间尺度长的特点,所以被业界称为‘无字的环境密码档案库’。”

“冰芯研究通过从冰川中钻取冰样,破解冰芯环境密码,就可以检测过去气候与环境的变化、同时监测现代气候与环境的变化、以及预测未来气候与环境变化等等。”

“像我们华夏南极昆仑站所在的冰穹A地区,平均海拔4000多米,而冰层的厚度就在3000多米,是国际公认的南极冰盖最理想的深冰芯钻取地点。目前,我们华夏的科技已经突破到冰芯钻探800米大关!”

“哦?原来是这样啊……”夏浩然微微点了点头,他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在五名疯掉的科考队员身上。

在王军和水劲松两人惊异的目光下,随着夏浩然一一经过,五名处于“疯魔”状态的科考人员瞬间安静下来,并且,空气中很快传来一阵阵彼此起伏的鼾声。

“你们俩先出去一下吧,我要开始给他们治疗了。”夏浩然看了一眼王军和水劲松,淡淡的说道。

“啊?是是是!首长,我们这就出去!”两人相视了一眼,连忙退出了房间。

等两人走远后,李佑江连忙问道:“浩然兄弟,他们几个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几人的地魂受到了侵蚀。”夏浩然说道。

“地魂?”两人异口同声的反问道。

“人体有三魂七魄。三魂分别为天魂、地魂和命魂;七魄分别为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和臭肺。天魂主命,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元神,它主管着人体的一些生命活动;地魂主财禄,它决定一个人的智力、慧力,以及反应的快慢等;命魂也叫人魂,主灾衰,它控制人体性#腺,性取向等。”

“至于七魄,第一魄主宰人的呼吸;第二魄主宰人的心跳;第三魄主宰人的消化;第四魄控制水液代谢;第五魄修复生殖功能;第六魄知冷知热;第七魄具有警觉功能。”

“人的三魂七魄很贵气,它们不能沾染一星半点的阴晦之气,否则,就会受到损伤。一旦三魂七魄有残缺,有缺陷,这对生命体来说就是一个大麻烦。就比如地魂,我们经常看到有人痴、呆、傻、疯、自闭症等,都与它有关。”

说到这里,夏浩然微微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眼前这五人的情况比较怪异!给我的感觉……你们守好门口,我再仔细看看。”说完,夏浩然盘膝而坐,他快速的分逸出一缕神识,小心翼翼的查探起古兰教授脑海内的记忆来。

良久。

夏浩然睁开了眼睛,满脸的诡异和不可思议!

随后,他又一一查探了其他四人的记忆,这才从口兜里掏出了一个玉瓶,倒出了五枚丹药分别塞进了几人的嘴里。

与此同时!

夏浩然大手一挥,五人瞬间全身溜光、整齐划一的躺在五张病床上。随后,夏浩然再一挥手,在五人的身上,瞬间插满了各种各样不同型号的金针。

“看来,问题应该出在那块金属上。”夏浩然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叶山河和李佑江,笑着说道:“在这五人的体内,凭空多出了一种诡异的隐晦之气。也就是负能量,而这种负能量正好又作用于地魂,使得他们的地魂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侵蚀。这种能量,倒是可以快速的排除体外,只不过,他们地魂所受到的损伤,只能慢慢的恢复了。”

“能恢复就行!”

……

在王军和水劲松的带领下,夏浩然三人换上防菌服,来到了一个隔离区域,又通过了几道需要身份验证的电子门,最后进入了一个很大的实验室。

实验室也是被隔离的,四面装着特制的玻璃墙。夏浩然注意到,在一个银色的金属太上,正放着一块拳头大小的金属。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看看。”夏浩然转过头对叶山河和李佑江说道。

“是!”两人点了点头应道。

在李佑江的示意下,王军上前输入了一串密码,打开了实验室的玻璃门。

夏浩然一手抓起那块特殊的金属,凑在眼前仔细的打量着。

失望的是,在神识的探测下,夏浩然什么眉目也没有发现。不过,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这块未知的金属是一块古合金!

“两位首长,夏将军就那么拿着金属,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看到夏浩然的举动,王军和水劲松两人不由得大惊道。

“他不会有事的,放心吧!”叶山河回头对两人笑了笑说道。

实验室内。

夏浩然研究了片刻,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他虽然不是材料砖家,但作为一名半吊子炼器大师,却根本分析不出这种合金当中到底由哪些成分构成的。

“看来,还是术业有专攻啊!”夏浩然心里不禁一阵默叹,还是拿回去让那所老学究老技术宅们烧脑去吧。

下一刻。

在王军和水劲松两人目瞪口呆之下,夏浩然的手中凭空出现了一个木盒,他随之将那块拳头大小的金属装了进去。

紧接着,只见夏浩然的双手连连挥动,一道道印诀被他打入木盒之上,将整块金属严密的封印隔离起来。

做完了这一切,夏浩然捧着木盒走出了实验室。

“交给你了!”夏浩然将手中的木盒塞进了李佑江手中,说道:“若是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种合金,古合金!而且,这块古合金深埋冰层的年代太过于久远,其中已经孕育出了一种隐晦之气。回头告诉那群老学究,在做实验的时候小心点。”

“古合金?”

几人不约而同的叫道。

“对的!”夏浩然点了点头,说道:“这个金属块所蕴含的成分多种多样,而且它的锻造工艺,凭当今的冶炼技术还做不到。”

“卧槽!”李佑江闻言不由得爆了一句粗口,说道:“没想到这群技术宅,竟然还挖出了这样一块宝贝来。对了,你们两个,回头找我再签署一份特级的保密条例!”

“是,首长!”王军和水劲松沉声应道。

与此同时。

这两人此时的心里,犹如有千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因为夏浩然短暂的话语中,已经爆料出太多的信息了。

古合金!

而且,还是年代非常久远的东西,凭当今的锻造工艺还做不到!

尽管两人并不知道为何李佑江和叶山河两人对夏浩然的话深信不疑,但如果此事一旦为真的话,那绝对是他们这支科考队的一大壮举!

喜欢修真传人在都市请大家收藏:()修真传人在都市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