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章灵明

巷院内,到处都是破碎的瓦砾,能看的出来,这里之前曾遭受过极为剧烈的战斗。

在神识的作用下,夏浩然对这里一目了然。看到院落内残存的各种陈设和布局,再联想到空气中弥漫出来的香味,他很快就判断出这里是干什么的了。

酿酒作坊!

没错!

这里曾经是一个小型的酿酒作坊。

夏浩然不停的耸动着鼻子,只因这里的味道实在太过于诱人了。

“奇怪!怎么没有?”

然而,在连续搜查了好几个小房间后,夏浩然并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少主,在地底下还有活人。”这时,旁边始终沉默的冷一突然说道:“哦,不对!那并不是纯粹的人类,应该说只是一只猴子。”

“我靠!”

听到冷一的话,夏浩然不由爆了一句粗口。

要知道,以正常人的逻辑和思维,他们只会在一些‘肉眼’能看得见的地方去搜寻,又有谁会去关注大地之下?

“真是见鬼!”夏浩然骂骂咧咧的说了一句,随后道:“不过,这个老家伙还真是可怜啊。好歹也是一只低阶的灵兽来着,怎么会被欺负成这个样子。走吧,咱们下去看看。”

夏浩然也没有想到,他当初也只是被这个不起眼的巷院所蔓延的浓郁香味吸引,孰知,竟然还能在这里意外的发现一只低阶的灵兽!

要知道,这里可是繁华俗尘啊!

一只灵兽长期潜伏在凡俗的兽人国度之中,这就很有意思了。而且,单看这巷院的建筑和构造,很显然就已经有不少的年头了。

在冷一的带领下,夏浩然来到了巷院深处的一间卧室内。

冷一上前一步,在紧贴卧室的掩墙某处轻轻拍打了一下,顿时,卧室的掩墙无声无息间往向右滑动,露出了一个黑乎乎的向下的洞口。

盯着黝黑的通道入口,夏浩然朝洞内扫了扫,随即大步踏入其内。通道里面的阶梯缓缓向下延伸,洞内并没有灯光,不过,这对夏浩然和冷一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

通道很干燥,也很古旧。

夏浩然虽然并非考古学者,他还是很容易就辨认出这条通道的古老。

“真不简单啊!”夏浩然忍不住出声赞叹道:“这个深度,简直就和地球上的那些安全堡垒相仿了。难道,这丫的也担忧在某天某时会爆发世界大战,对方的人类联邦会丧心病狂的投放一枚重型武器过来?”

沿着曲折的台阶走了约莫小半个时辰,夏浩然估计都有上百米的样子了,这时,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道石门。

“可以打开吗?”夏浩然问道。

“少主,这道大门是从内锁死的。若是里面之人不配合,从外面也只能强行打开了。”冷一沉吟了一下,沉声说道。

夏浩然的神识在石门上扫了扫,淡淡的说道:“那就强行打开吧。你也看到了,那个老家伙现在都成那副德性了,指望他爬起来给我们开门,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说着,他的手上瞬间出现了一把宝剑。

在体内真元的运转下,剑锋上顿时吞吐出数尺长的剑芒。只见夏浩然紧握着宝剑的手臂轻轻的挥舞了几下,下一刻,硕大的石门瞬间被切割出一个人形的门户来。

门口的响动,很显然也惊醒了石门背后的存在。

“尔等何人?”

看到门口施施然进来的年轻人类小子,灵明顿时浑身一震,色厉内荏的说道。

只是,他的声音落在夏浩然的耳中,更多的则是虚张声势、底气不足。其实,这家伙本来就身负重伤,又是连续数天滴水未进,现在能吊着一口气都是命大了。

“啧啧……可怜!真是可怜啊!你说说你,好歹也是一个天赋异禀的灵兽来着,竟然被打得如死狗般躺在这里苟延残喘……”

夏浩然的目光在老头的身上扫了扫,随即开始打量起这个地下空间来。

大厅很空旷,但是也很简陋。在大厅的四个角落各自摆放着一个硕大的巨石鼎炉,而大厅中央则堆放着小山般的各类药材。

而此时,那个倒霉的老头正躺在一处空旷的地板上。

“你……”

就在老头刚刚张嘴说出了一个‘你’字时,夏浩然的右手中指微微一弹,一枚药丸瞬间丢进了对方的嘴里。

“还是省省力气吧。”夏浩然轻轻的撇了撇对方,淡淡的说道。

左手、右腿断了,甚至连心脏附近也被捅出了一个大洞。如同这样的一个病人,就算是在地球上,都是很难治好的重症。这个老家伙之所以能坚持这么久,主要还是凭借他灵兽的体质和积累了。

这种病症对夏浩然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就像他曾经夸下的海口那般,这世间还真没有他看不好的病,只是看他是否愿意付出代价而已。而且,夏浩然也从不拿医术去招摇过市,若是他真的想为名为利,那么,外面那些所谓的‘国医圣手’们又算的了什么?

感受着体内的变化,灵明的心里此时犹如有成千上万的草泥马在奔腾驰骋!他几次想出口说话,但都被体内的一波波巨变所震惊……

“天……天啊!这……这……我的身体居……居然完好如初了?”

一个时辰后。

此时的灵明已经由最初的震惊变得惊骇,再由惊骇直至麻木。

不错!

他原本断掉的左手、右腿居然神奇地恢复如初,就连胸前的那个大洞也完好如初。而且,最让灵明瞠目结舌的是,那道困扰他数十年的境界瓶颈也在悄无声息间烟消云散。

他突破了!

感受着浑身强大的力量,灵明的脸上不禁老泪纵横。要知道,他已经卡在这道关口很多年了,无奈末法时代稀薄的天地灵气根本不足以支持他再次突破。他也知道,若是搜集不到那些珍稀的天材异宝,那么他这辈子就算走到尽头了。

也正因为如此,这个老家伙才藏身于此,酿酿酒打发余生。

不幸的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天地异变席卷而来,也彻底打乱了灵明平静的生活。不过也是,在这种乱世之下想置身事外独善其身,那显然是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朝夕相伴的兽人一个个被感染一个个倒下,灵明忍无可忍之下,终于出手了。

然而双拳难敌四手。

灵明空有灵兽的强大体质,但长时间没有将其发挥和利用,现在的他充其量也仅仅只比那些普通的兽人强大一丁点而已。面对着无穷无尽的丧尸和异兽,他终于不甘的倒下了。无奈之下,灵明拖着一副伤残的躯体,爬进了密室,准备在黑暗中默默的了结残生。

孰知,一个陌生的人类少年出现,却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

这……这也太不真实了吧!

若不是这一切变化都真实的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灵明现在都会以为自己在做梦了。

不可思议!

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这……这简单是神迹啊!”

灵明目光呆滞的望着不远处的人类少年,突然,一段模糊的记忆瞬间在他的脑海内。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灵明一咕噜从地上爬了起来,快速来到夏浩然面前直接双膝跪地叩头道:“小妖灵明,多谢上仙的再造之恩!”

“上仙?”夏浩然嘴角扬起,略有意味的说道:“灵明是吧,你知道修真者?”

“是,上仙!”灵明恭敬地说道:“在我打破自身桎梏修成灵兽后,自那时起,源于血脉的传承让我得到了一些模糊的记忆片段,而在这其中就有关于人类修真者的介绍。”

“哦,起来说话吧。”夏浩然微微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

“多谢上仙。”

灵明从地上爬起来,乖巧的站在一边,默默的等待着夏浩然的问话。

眼前这个看似普通人般的年轻人类少年,作为灵兽的灵明可不会傻乎乎的认为对方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还有之前对方持剑劈开石门的那一幕,让他更加确信,对方正是那种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人类修真者!

“你好歹也是金毛神猴的后裔,而且已经初步开启了血脉,怎么还会被搞成这副德行?要知道,战斗种族的威名可不是凭空得来的!几只小小的丧尸都能把你搞得这么狼狈,若是你的先祖们知道,还不气得直接从地下爬出来生撕了你。”

“呃……”

面对夏浩然的奚落,灵明只有满脸的苦笑和无奈。

夏浩然显然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结下去,他的眼神在对方的身上扫了扫,淡淡地说道:“如今你已经恢复如初,而且修为境界还更胜一筹,那么,我就将你珍藏的这些存货作为报酬收走了,你可有意见?”

“啊……”灵明一愣,但是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连忙摆了摆手说道:“没……我没有意见!上仙既然喜欢,尽管收走就是。”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在灵明的脸上,还是难掩一抹肉痛之意。不过,夏浩然对此却视而不见。要知道,这几个石质鼎炉里面密封的可都是猴儿酒啊,若是碰上这种逆天的宝贝还不动心,那会被雷劈的!

只见他意念一动,庞大的神识瞬间倾斜而出,牢牢的将大厅四角安放的硕大石质鼎炉层层包裹,下一秒,整个地下大厅中空空如也。

喜欢修真传人在都市请大家收藏:()修真传人在都市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