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一章终醒

当黎明的曙光驱逐了黑暗,又是崭新的一天。

叶山河从调息潜修中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感应夏浩然那边的状况。如今,就连他自己都不得不撤出夏浩然百米方圆。没办法,现在的夏浩然散发出来的气息太强大了。就连他这个天阶大修士,身处那种气场中都被压制的几欲不能呼吸。

“咦!”

叶山河这才刚刚感知了一下,就满脸惊喜的低呼了起来。

“队长,怎么啦?”

不远处的张十三显然觉察到了叶山河的神态,不由疾射而至出声问道。

“哈哈,张老,好事情啊!”叶山河哈哈大笑道:“从浩然兄弟此刻身上释放的气息来看,估计也快睡醒了。”

“哦?”

“气势虽然在提升着,但频率明显放缓了。另外,我还能感应到,浩然兄弟的气场正在收缩,并没有继续扩张的趋势。”叶山河兴奋的说道。

“那就好!”

张十三现在看向夏浩然时,满脸的尊敬和炙热。修行之途,达者为先。对于他们来说,夏浩然无疑是一名顶级强者。故而,尽管夏浩然青春年少,但这绝不影响他们发自肺腑的崇拜和尊敬!

之所以眼神炙热,估计只有叶山河和他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看到这里,叶山河大手一挥,对身后站着的张铮说道:“小张,去给炊事班打声招呼,让多准备点好吃的,我们的大英雄快要醒了。”

“啊?”张铮一愣,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满脸惊喜的说道:“是!我马上就去!”说完,张铮就提起身法快速朝炊事班那边跑去。

很显然,张铮是知道叶山河口中的‘大英雄’所谓何人。真正说起来,在整个第九局中,他才是第一个与夏浩然接触的人了。

事情就是如此奇妙。

现在回想起来,张铮都觉得自己过得云里雾里的。想当初还是自己手下的一个参加军训的大学生,自己还出手与对方交手较量过……如今这半年来的的一桩桩一件件,无不证明这小子本就是一个隐藏在民间的高手,而且还是那种绝顶高手!

当他们二十人来到这里后,还有些茫然和不解。不过,当他们听完之前数名兄弟们讲述了夏浩然破阵和斗法的壮观场面,一个个都像打了鸡血似得群情激奋、热血沸腾。同时,也像叶山河张十三一样,这群人也一个个暗自下定了决心,从今往后勤奋修炼,不给他们的‘总教官’抹黑!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至于这些人最终都能达到什么高度,那已经是后话了。

‘大英雄’夏浩然快要苏醒的消息,犹如长了翅膀一般快速在整个营区传了起来。

那些第九局兄弟,一个个满脸火热的望着夏浩然的方位,犹如朝圣般充满了虔诚和无比的崇拜;而那些驻防官兵,虽然他们并不清楚事件的始末由来,但他们通过叶山河的某些言行举止中,早已意识到了远处那个孤独的遮阳架子下面熟睡的小伙子,绝非是一般人。

而且,还正是他们这些人苦苦等候的大人物。

还真如叶山河所说的那样,夏浩然身上的气息越来越趋于稳定,而且,他周围四散的气息和威压,也一点一点的向夏浩然的身体聚拢着、收缩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的气息终于被夏浩然尽数收进体内。这个时候,所有人身子一轻,悬浮在他们心头的那座大山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消失不见。如今他们再看向夏浩然时,就直接和一个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却说夏浩然这边,这次的确是疲惫的很。将近五天的枯坐几乎消耗了他全部的心力。因为在那种特殊的状态下,他不得不持续坚持下去,因为在推演和琢磨大阵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一旦放弃,那就是前功尽弃。

研习课题和学术,是一种另类的战斗。出于严谨务实的心态,夏浩然决不允许自己在这种关键的时刻打什么马虎眼。能够跨越岁月的长河和古人一较高下、相互印证,这本来就是一种难得的机遇。再者,求学本来就是一种严谨、神圣和虔诚的事业,绝对容不得半点的马虎和亵渎!

故而,夏浩然必须保证自己在每一分每一秒精神都要高度的集中,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一项严峻的挑战。

值得庆幸的是,他成功了!

后来,在与那道庞大的‘光阵’斗法的过程中,夏浩然的举动堪称“疯狂”二字。因为他明白,机会只有一次。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五天多的不眠不休,如今之差最后临门一脚了,能放弃吗?他放弃的起吗?

尽管当初的夏浩然也做了万全的打算,若是击碎不了那道‘光阵’,自己还有其它的办法可以逃过此劫的。但出于那种关头,其实夏浩然是根本就失败不起的。

就如同两个高手之间的打斗,那是一刻也不能放松的,往往一击就可以使对方受伤或者致命。正是夏浩然的精心算计和疯狂的举动,才有了最终的胜利。

故而,当最终成功的那一刻,夏浩然本人也早已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了。心力耗损,神识耗损,真元耗损……这才有了他只顾得上吞服了一粒丹药、只顾得上和叶山河交代了一句,就已然陷入到了深度的睡眠之中。

也不知道是太过于疲惫了,还是怎得,此时的夏浩然正在做着香甜的美梦。要知道,自那次华山归来后,夏浩然可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在做过梦了。

科学家研究显示,做梦有利于释放压力,缓解情绪。

夏浩然这么长时间不做梦,再加上这两年也经历了不少乱七八糟的事情,体内的压力早已积累到了一定得强度。更要命的是,夏浩然并非是一个随便的人,不像其他人那样通过喝酒泡妞调戏美女来释放自己的内心,他有的只是中规中矩,故而,这释放压力的途径那就更是寥寥无几了。

此时,夏浩然竟然做梦了。

他梦到了自己还没有登上华山并得到华山奇遇之前的场景。那时候的他,因为身体原因,性格自卑内向,学习成绩底下但偏偏自尊心又好强的要命。为了不让父母受到拖累、不在让自己遭受到他人的白眼,他努力过,付出过,也为之玩命似的努力过,但最终的结果始终不尽人意……

日上三竿,夏浩然仍旧四肢朝天的仰躺在遮阳架子下,不时的打着呼噜。

这时,不仅是那些士兵,第九局的兄弟,甚至连张十三都有些不解的看着叶山河。因为尽管炊事班早已准备好了丰盛的早餐,没有得到叶山河的命令,在座的所有人可都还空着肚子呢。

“再等等!”

叶山河沉声说道。

这些人心中是什么意思,叶山河又哪能不清楚呢?但出于对夏浩然的相信和尊敬,叶山河始终没有松口让大家优先开餐的意思。

他是一位天阶大修士,别说一两顿不吃,即就是三五天不吃不喝,身体也绝对不会有半点事情。但这样,却就苦了那群大头兵了。说真的,这些人常年在绿色军营生活,他们早已习惯了那种铁的纪律和令行禁止的行为准则,这突然一次不规律饮食,还真有点不适应。但是没办法啊,因为他们在来之前,就已经被上级领导特殊交代过,过来后一切都应遵从叶将军的指挥调度,若有违反,军法处置!

故而,尽管他们的独自饿的咕咕叫,但也仍然挺身屹立,目光严肃的盯着夏浩然的方向。当然他们的心中,是否都在默默的祈祷着夏浩然能快点醒来,那就难说了。

“呼噜……”

随着一声特别响的呼噜声,夏浩然终于睁开了眼睛。

他轻轻的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嘴里喃喃的说道:“怎么回事?我竟然做梦了?还梦到了以前的悲惨岁月,特么的!这可绝对是天方奇谭啊!没想到这次战斗后,老子终于变成了一个正常人了。”

夏浩然站了起来,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感受着原始森林中清新的气息,此时的感觉,简直舒服的夏浩然没忍住直接张口叫了出来。

“嗷嗷……”

夏浩然张开嗓门,嚎叫了起来。不过,声音中并没有使用真元力,就那样原始的叫着。但是大嗓门的他,这种嚎叫声还是被传出了老远老远……

“哈哈,浩然兄弟,你终于睡醒了。”早已守候在不远处的叶山河见状,连忙向这边疾射而来。

夏浩然酣畅淋漓的嚎叫了五分钟,终于停了下来,满足的砸吧着嘴巴。这才对着叶山河点了点头说道:“叶大哥,准备有吃的吗?简直饿死我拉!”

“就等你了!”叶山河闻言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感觉到你快要醒了,我早早就让炊事班的兄弟给准备好了丰盛的早餐!走吧,咱们先去吃饭,有事一会再聊。”

“走走!”

夏浩然拿出一瓶矿泉水漱了漱口,随后跟着叶山河的脚步快速朝餐房奔去。

喜欢修真传人在都市请大家收藏:()修真传人在都市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