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夏浩然出手

那混混似乎还觉得不过瘾,像他这样的小马仔,平时前倨后恭阿谀奉承被人看不起,心里其实自卑的厉害。就像刚才那对小夫妻,虽然表面上显得很害怕他,但在背后却不知道会怎么鄙视诸如他这样的小人物。

所以,那小弟的心中非常缺少自信,更加需要别人来恭维他,奉承他,好维持他“大人物”的虚荣心。故而他又走了两步,来到了另外一个餐桌旁。

而前面的那一对年轻的小夫妻看到那混混离开,慌忙的扔下了一百块钞票,就拉着手快速的跑开了。

看到如此喜感的一幕,那群混混顿时都面露出一副鄙夷和不屑的眼神,同时‘哗哗哗’的笑了起来。

而那个小弟则照葫芦画瓢,又是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不过,这一次却遇到了一个颇有骨气的中年人,但最终的结果却是双手难敌四拳,中年人被这群小混混一顿暴揍,然后给丢出了饭店。

“你……你们怎么能打人?”

柳小翠气的快要哭了,她曾经锦衣玉食,无忧无虑,接受的又是最好的教育,什么时候见到过如此凶神恶煞的恶棍了?

要知道,在上流社会,即就是对手想要捅你刀子,但是两人当面的时候,却仍旧是一副谈笑风生、其乐融融的场面。让外人觉得他们就是好哥们、好基友,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的端倪来。一切的鬼蜮伎俩、狠毒算计,都隐藏在他们高贵典雅的背后……

然而面前的这些小混混,这些常年混迹于社会最底层的渣滓,他们信奉的是‘拳头大就是道理’的丛林法则。对于这些人来说,什么颜面之类的能值几个钱?故而,他们更不会给你讲什么大道理。

但是这一幕落到柳小翠眼中,却让她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和厌恶。

“柳老板,你自己看啊,他们都说我们明哥为人仗义、义薄云天,乃是当世的关二爷。所以你这保护费,能不能交一下?不然的话,我们每天都会过来收保护费的,这对您来说,貌似并不是什么好事。”那小弟又赶走了一桌人之后,这才涎着脸来到柳小翠跟前,相互搓动着双手,嘿嘿笑道。

女老板很明显被刚才的打入事件激出了性子,满脸寒霜,冷声道:“我说了,这个月的保护费已经交了,你们要是在闹的话,我可就要报警了。”

“报警?你报啊,今天谁不报谁是孙子!”

那小弟偷眼看了一眼他们的头儿,也就是他刚才称呼为‘明哥’的混混,当发现后者的脸上并没有阻止的意思后,当下更是得意洋洋,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而他那贼眉鼠眼的目光,又开始在一楼大厅中四处滴溜溜乱转着,看这情形接下来又要找一桌子人寻晦气了。

看到这里,大厅中正在用餐的人也看出来了,今天这顿饭别想安生的吃下去了。当下,还余下那些用餐的食客都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付完了饭钱,就匆匆的出门离去。

那小子目光转了一圈,发现四处全都是些残羹剩饭,顿觉无趣。但就在他即将要收回目光的那一刹那,他忽然看到还有一桌人还坐在那里吃着饭。当下心头大喜,连忙屁颠屁颠的来到跟前,正要拍桌子。

“你今天要是敢拍下来,你这只手就没了。”夏浩然并没有正眼看这个小混混一眼,仍旧埋头吃着饭菜,只是嘴里淡淡的说道。

今天这一幕,他全都看在了眼里,记在心里。他之前冷眼旁观,没有出手,只是想看这群人到底还要玩出什么花样来。

夏浩然知道,华夏很大,这个社会也很复杂,诸如小混混收‘保护费’类似的事,自己能够帮得一次,却帮不了一辈子。

毕竟,他只有一个人,更何况他还有着自己的事情要做。

诸如此类之事,自己眼不见就算罢了;若是一旦被自己碰上,那就只能算这些小混混倒霉了。这些社会的渣滓,遇见一个收拾一个,遇见两个收拾一双,绝不姑息!

人活一世,每个人的心中都有着自己的信守和坚持。

夏浩然觉得,无论是爱国也好,头脑发热的愤青也好,还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也罢,他都会选择这么做。

这是他的原则和坚持。

郁姗有好几次都差点忍不住要爆发了。同为女人,而且是漂亮的女人;又同样混迹商界,她的心中很理解这个女老板的那份不易和艰辛。

作为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海归人士,郁姗的心中深藏着更多的是西方列国的民俗民风和科技文化,对国内这些乌烟瘴气的不良作风本来就很反感。故而,当那群小混混在开口说“保护费”三个字的时候,她当时就差点跳了出来。但当她的目光落到对面的夏浩然身上时,她的嘴角不由狠狠的抽了抽。

因为夏浩然至始至终都表现的很镇静,一直都买这头在那大吃特吃。颇有点‘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顾桌上餐’的味道。

见此情形,郁姗心中慢慢冷静了下来,拿着筷子杵在哪里,冷眼旁观起来。通过这段时间对夏浩然的接触和了解,郁姗并不认为夏浩然是一个毫无正义的怂包,若真是那样的话,那么,郁姗也将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识人目光了。

如今突然听到夏浩然这么说,郁姗不由得看了他一眼,要知道这帮混混可是有不少人,若是一旦自己的老板跟他们发生了冲突,那可怎么办?

此时的郁姗心中不由得有些小纠结。她一方面希望自己的老板像个男人一样挺直腰板站出来,勇敢的和恶势力作斗争;但同时,若是双方一旦发生了冲突,她又不想看到自己的老板吃了亏。

“呃……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郁姗不由得手捂额头,她突然想到了公司的那批保安,那可是自己的老板亲自出手训练的。训练出的‘学生’都那么厉害,那这个教官本身的武功自然不会弱到那里去了。若是真的一旦动手,估计这帮小混混要倒霉了。

话说,那小弟今天在饭店里纵横跋扈,嚣张得意,几乎没有人敢和他对抗,就拿刚才那个中年人来说吧,最后还不是被他们给合力胖揍了一顿,最后丢了出去?

故而他的心里牛气哄哄的,然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耀武扬威,却碰到了一个敢当狠话的。当下大怒,他这一巴掌原本是准备拍在桌子上的,现在却手腕一翻,准备直接拍到夏浩然的脸上。

“你给我住手!”

女老板终于忍受不了,连忙大吼了一声,急忙朝这边跑了过来,同时怒喝道:“你们还敢打人?你们再敢打人的话,我真的报警了!”

“打人又怎样?柳老板,你想要报警的话,就趁早!今天要么交保护费,要么就陪我们明哥睡一宿。等你成为明哥的女人后,你就是我们嫂子,别说我们不会来收你的保护费,就算是明哥让我们把从别的地方收来的保护费全部交给你,又能咋的?”那小子在出言调戏的同时,手掌还继续朝夏浩然的脸上拍下。

“我就算是陪一头猪,也不会陪你们这些卑鄙下流的流氓!”柳小翠脖子一粗,大小姐的脾气终于爆发了!

“哼!”

夏浩然微微皱了皱眉头,放下了筷子,就像拍苍蝇那样右手轻轻地朝后一挥。

“啊……嗷嗷……嗷嗷嗷……”

顿时,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在整个饭店的大厅中声嘶力竭的叫喊了起来。

如此突兀的一幕,大家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朝那个倒霉的小混混身上看去,包括正在奔跑中的柳小翠。

但是映入眼帘的,却是令人极其震撼和难以置信的一幕!

只见那个原本要一巴掌拍打夏浩然脸的小混混,此刻他的那只作势欲打的右手,此刻连同衣袖齐肩断掉,就如同被人拿刀子一刀切下那般光洁平整。而且更为诡异的是,虽然此刻那个小混混因为声嘶力竭的在叫喊着,但是肩膀的断臂出并没有渗流出一滴鲜血……

诡异!

极度的惊悚!

真是见鬼!

如此诡异和惊悚的画面,使得众人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

郁姗眼波流转,瞪着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夏浩然猛看。她是众人中离夏浩然最近,也是唯一看清楚整件事情经过的人。

她心中虽然肯定这是夏浩然所为,但却并没有看清楚夏浩然具体是怎么做到的。刚才,自己的老板只是微微朝后挥了挥,对方那个小混混的手臂就连同衣袖齐肩而飞,这场景,怎么越想都越觉得虚幻和不真实!

歇斯底里的嘶吼声还在继续……

这是必须的!任谁设身处地换成小混混此刻的情形,恐怕其结果也好不到那里去。

“特么的!别叫了,声音难听死了!”

说完,夏浩然用筷子夹住了一个鸡腿,随后轻轻一扬,鸡腿径直塞入那小弟的嘴里,嘶吼声戛然而止!

喜欢修真传人在都市请大家收藏:()修真传人在都市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