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嚣张混混

郁姗无奈的吐了吐舌头,对于自己这个新老板,她实在一点都拿不准对方的心思。有些时候,纯真还真像一个学生党;但在某些人或事情上,却精明的比任何人都看的还远,还要透彻……

片刻之后,夏浩然就干掉了两瓶啤酒。而这个时候,他们叫的菜已经陆续端上来了。

“开工!”夏浩然拿着筷子,朝郁姗招呼了一声。

在说话的同时,他就率先大吃特吃起来。也许是性格使然,在吃喝方面,夏浩然从来都不做作,至始至终都保持着相当淳朴憨厚的习惯,无论是何时何地。

坐在对面的郁姗怔怔的看着夏浩然夸张的动作,眼睛不由得亮了亮。但却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拿着筷子也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就连夏浩然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个驰骋商界的女强人,吃相竟然是如此的幽雅和文静!

“老板在吗?快给我出来!”

就在夏浩然吃得正欢之际,忽然从酒店门口传来一声阴阳怪气的叫喊。

夏浩然转过头瞄了一眼,就看到几个身着花里花哨头发五颜六色的年轻人走了进来。这些人,只要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对方是一群普通的地痞流氓。夏浩然撇了撇嘴,没再理会,继续埋头‘干活’了起来。

这群人走进酒店后,就坐在椅子上跷着脚,把烟拿了出来点着火,一边吸着一边大声地聊着天。丝毫不在意自己身处何方,更不在意别人的眼神和目光了。

对于这些人,夏浩然实在是不明白。你说混社会就混呗,至于还要特意搞成那种花里胡哨五颜六色的装束,混社会很高尚吗?又何必非得搞成如此模样,就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一个不务正业的混混,社会中的渣滓一样。

真是莫名其妙!

这年头,无论什么行业,无论做什么事都要与时俱进。

就拿杀手为例。

大多数人都会以为:杀手,就应该永远身材挺拔,站如松卧似弓,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要有严格的规律。平常的时候,脸上永远都是冷冰冰的,没有任何的表情;而且浑身还笼罩着一层森然的杀气,一双眼睛,时刻都犹如鹰筆一般扫视着每一个人;最后,杀手还是没有友情、没有爱情、没有亲情、没有朋友的……因为这些,都会成为一个杀手的羁绊!

相信只要是个人都会这么回答你。因为在他们的心中,唯有这样的人才配得上杀手!但是,这样的人真的是杀手吗?

这明显就是一副白痴外加傻大憨的形象,若是当真有杀手是这副德行,那不等于明摆着告诉目标:我是杀手,快防备我吧;要么逃跑,要么就快点杀死我吧……

凡是这样的人,根本就是在装逼!而且,还是那种拿自己性命装逼的二傻!

就像这群小混混一样,明明是一群人见人厌、人见人打的社会渣滓,还把自己搞成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奇装异服、顶着五颜六色的鸡窝头不说,明明是一个大老爷们,非得戴着鼻环挂着耳环,就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个混混一样。

能有眼下这种情况,一方面是这伙人的心里作祟。酒壮怂人胆!他们以为凭着这样的穿着和打扮,就能在接下来的为非作歹坑蒙拐骗的过程中更为便捷,但同时,却又从侧面反映了当地维护社会公共治安的职能部门的不作为!

甚至,之所以有今天社会混混强收保护费的现象,说不准背后还有着‘官、匪’狼狈为奸、沆瀣一气的一幕。当然了,这也只是夏浩然的猜测而已。

夏浩然虽然在埋头吃着东西,但是他的神识却已悄然的释放了出去,密切的注视着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一举一动。

按理说,夏浩然并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但是自从被叶山河怂恿,加入了第九局后,夏浩然的心态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一些改变。

第九局是什么组织?

那可是真正的国之利刃!

更是华夏的一面旗帜和定海神针!

对外御敌于国内之外,肩负着捍卫祖国主权和领土完整;对内则维护社会稳定、保护着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但是今天,当看到一群混混在光天化日之下冲进了酒店中强行征收保护费之事,夏浩然身为一名热血青年,身为一名第九局成员,更身为一名修真者,这事还能忍吗?

不过,出乎夏浩然意料的事,这家酒店的老板,竟然是一个三十岁左右,风韵犹存,紫色美妙万千的丰腴女子。

看到这里,夏浩然不由抬头瞄了瞄对面的郁姗。对方显然也注意到了酒店内的事,不过和夏浩然一样,郁姗也没有表露出什么出格的动作,只是竖着耳朵仔细的倾听着。

“嘿嘿,老板,这个月的保护费,你看是不是该交了啊?”这时,一个顶着黄色鸡窝头的年轻人嘿嘿一笑,用满是淫邪的目光在老板娘的身上上下扫视着。

“这个月的保护费不是已经交了吗?怎么还来收?”老板娘有些恼怒,不满的娇哼道。

“帮会扩张,因为人员的增加,帮里的运营成本也增加了不少。你是企业家,这其中的道理我想你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所以,帮里开会决定,把今年的费用再往上涨一点。”

顿了顿,那鸡窝头继续说道:“老板,我可告诉你啊,别看我们是道上混的,但是特讲义气,只要是你交了保护费,我们自然会保证你的安全营业,没有任何人前来闹事!”

夏浩然和郁姗相视一笑,心道:“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还扯到运营成本上了?”

不过,他继续埋头吃着自己的美食。民以食为天,先解决温饱问题,再静观其变吧。

女老板闻言,心中自是一阵气结,还运营成本?你们的运营成本增加了管我什么鸟事啊?还说什么讲义气?全都特么的放屁,这些人都是些什么货色,这些人又垂涎的是什么,她心中不是不知道。

这年头,生意都难做。一个女人在外打拼,容易嘛……开业之前,要面对有关部门那些色迷迷的男人;开业之后,还得应付这些不入流的牛鬼蛇神。

诸如此事,想想都让人心生一种无以为继的疲惫感,更何况,面前的老板还是一个娇滴滴的弱女子。

“特么的,大哥问你话呢,快点回答!”鸡窝头身边一个小弟,看女老板不说话的样子,为了讨好自己的老大,就连忙叫了一声。

“那……那这次费用还要上涨多少?”女老板咬着牙问道。

鸡窝头淡笑着说道:“也不多,柳老板这里的生意这么好,那就再交个十万块不多吧。”

“什么?十万块?”女老板凤眼一睁,惊叫道:“你们怎么不去抢?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再给你们一分钱的!你们就算是道上混的,也不能这么蛮横不讲理!”

老板一脸恼怒,据理争辩。

这个老板叫柳小翠,原本乃是一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后来家道中衰,父母亲人也在一次车祸中惨遭祸害,双方撒手人寰,奔赴西方极乐世界去了。

遭逢如此打击,年轻的柳小翠也曾一度自暴自弃过。但逝者已逝,生活还得继续,为了生存,柳小翠变卖了所有家产,离开了那座伤心的城市,一个人来到了西市打拼。

虎落平阳被犬欺。

没想到,曾经高高在上的千金大小姐,如今却变成了一个小饭店的老板。为了存续下去,她受尽了有关部门之人的处处刁难和找茬;现在更是被一群曾经自己根本都看不上眼的小混混欺负到了头上……

说起来都是一把辛酸泪啊!

“柳老板,你这说的是什么话?难道你觉得是我们明哥故意过来占你的便宜?”那小弟怒道:“那好,我找人来评评理。”

说完,那小弟转动着贼眉鼠眼的眼珠子四处看了一下,恰好在相邻不远就有一对小夫妻正在吃饭。

来到桌子旁,那小弟猛的一巴掌拍到桌子上,震得桌上的酒水都是一阵摇晃。而这对小夫妻更是被吓得浑身一抖,手中筷子夹得菜都掉到了地上。

“我问你们,我们明哥是不是义薄云天,堪比当世的关二爷?”还没等小夫妻缓过神来,耳旁边就听到了一个凶神恶煞咬牙切齿的声音。

“是是是,明哥义薄云天。”年轻的小夫妻哪里敢得罪眼前的这些道上的混混,连忙点头应道。

那小弟闻言哈哈大笑起来,声音中尽显猖狂和不可一世!

柳老板被气得面色铁青,但却又无可奈何。人们常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眼下这种情形,分明是对方已经欺负上门,羞辱到家了……

她又能怎样?

以往,类似事件又不是没有发生过,她也不是没有报过警,但即使报警了又能如何?如今这世道,官匪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官来了,匪跑了;官走了,匪又来了……而且还更会变本加厉!

正因为如此,柳小翠为了这个小饭店能继续存活下去,不得不答应了那些混混的某些屈辱的条约,那就是必须像旧社会上交皇粮那样,每月都要按时按节的上交“保护费”。

喜欢修真传人在都市请大家收藏:()修真传人在都市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