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神秘的第九局

此时的欧阳世家早已忙成一团。

随着前来的古武世家和门派数量越来越多,他们预留出的客房已经无法容纳下这么多的众人。于是在一番商议之后,就将大伙聚集到了山庄前院一个诺大的草坪上。

“守业,第九局的人马还没有出现吗?”在一处幽静的庭院内,欧阳鸿远正对着面前的欧阳守业问道。

欧阳守业,当代欧阳家族家主,更是欧阳世家旗下天元集团的实际掌控者。同时也是欧阳倩的父亲。

如今玄阶中期修为的欧阳守业,诸多身份加持,对外的形象是多么的高大和光鲜亮丽,但事实他的内心中也有着无限的痛苦和挣扎。这个所谓的族长和天元集团的代理人,与其说是做给外人看的,还不如直白点说是家族推举出来的一枚棋子、一个傀儡而已。

这些年来,他也多少知晓了一些家族做出的种种蛛丝马迹和劣行,但他却实在无可奈何。他还很弱小,没有能力、也没有任何的话语权来动摇欧阳世家的决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庞然大物慢慢的走向灭亡。

这其中包括他的父亲欧阳鸿远。这个老头如今也只不过才地阶中期的修为,而像他这种修为的存在,在整个欧阳世家有着不在少数。

若不是家族中其他人都醉心于修炼,对世俗琐事不感兴趣;若不是当初他们这个支脉中出现了一个才华横溢的欧阳守业,那他们也不会被推到明面上来主持欧阳世家的大局。

听到老爷子的问话,欧阳守业的神色抖动了几下,低声说道:“还没有。只不过,父亲,我总感觉这次事件太过于诡异,我担心……”

欧阳鸿远摆了摆手打断了儿子后面的话,淡淡的说道:“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凡事只求问心无愧即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我相信那边的人不会这么不明事理。”

顿了顿,欧阳鸿远继续说道:“家族中这些年做了些什么,你知我知那边肯定也知道了。若是没有掌握确凿的证据,你以为他们犯傻?召集整个古武界前来观礼;而且,你注意到了没有,此刻在我们欧阳山庄的四周,早已被京城驻防军区的士兵围得跟铁桶一般;还有天上刚刚飞过的那些,那可是战斗机啊!现在你应该知道这对我们欧阳世家意味着什么?”

“啊?父亲……”欧阳守业猛一听心中也是一阵慌乱。

“你紧张什么?”

欧阳鸿远眼睛一瞪,厉声道:“做好你自己的事就行了,其他的就听天由命吧。记住,对所有的世家或门派,一定不可失了礼数。虽然这次过后,欧阳世家将必势弱下去,但是该有的礼遇和风度不能丢。去忙吧。”

“是,父亲。孩儿告退!”欧阳守业行了一礼,转身出了宅院。

看着欧阳守业渐渐远去的背影,欧阳鸿远长叹了一口气,嘴里喃喃的说道:“这次对我们欧阳世家来说虽然凶险无比,但对我们这些人又何尝不是一次机会呢?代理人?傀儡?特么的!有谁甘愿一辈子都做他人的棋子?而不想翻身农奴把歌唱呢?”

而此刻,庄园内的那些各大势力代表也隐隐感受到了一丝的压抑和不安。他们可都不是聋子瞎子,此刻的庄园外围,已经被驻防官兵围得水泄不通,而且只许进不许出。

虽然那些普通的士兵在他们这些古武者眼中并不算什么,但是,他们所代表的身份却十分敏感!

因为他们身后站着的可是国家!

若非必要,没有人愿意和这些人发生什么冲突或不愉快。更没人愿意跟他们打交道,若不是这次事发诡异蹊跷,他们也不可能聚集于此。

当叶山河一行代表国安第九局的车队出现后,顿时引起了众人的瞩目。

看到外面犹如铁桶般的军士,‘流云’脸上表情显得十分的怪异和惊愕,忍不住开口说道:“叶大哥,这手笔也太大了吧?这样会不会造成什么不良的社会影响?”

此刻的‘流云’正是夏浩然用的化名,他可不想让自己过早的出现在那些古武界的视线中。毕竟他还是个学生,不光要完成学业,还有着更多自己的事情需要处理。

在出发前,夏浩然就给每人分发了一张幻形符。所以这一行人除了叶山河外,此刻他们的模样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其实他们此刻仍旧还是原来的那副相貌和神态,只不过在外人看来,他们现在全部变成了另外一副尊容。无论是相貌、身材、衣着,甚至连声音都有了一丝丝的改变,当然这是夏浩然刻意交代的。

因为他们要面对的是一群古武者。这次召集的世家和门派,差不多代表了整个古武界的势力。

所以,不得不慎重!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毕竟古武界和国家矛盾由来已久,而他们第九局的存在,正是专门为了对抗这群古武者而诞生的。

这样以来,夏浩然相信只要不是修为高过自己的、要么就是那些身怀透视之眼的修炼者外,否则,谁也别想看出他们此刻的真实面目。

就这,叶山河还不满意,他给在场的每一位兄弟拿出了一个早已准备好的面具。看着清一色的青鬼獠牙面具,叶山河笑着解释道:“这是为了众多兄弟的安全着想,同时也保证了我们第九局的神秘色彩!”

理所当然的,现在一众人全部变成了一身黑袍,面带青鬼獠牙面具的人。当然,叶山河除外,因为他是第九局的象征和领头人,所以注定要抛头露面的存在。

“不碍事,我们已经将附近方圆数里之内都封禁了,所以外面的人很难得知这里面发生的一切。”感觉到夏浩然的担忧,叶山河笑呵呵的说道。

终于,一行人来到草坪的正前方,在众人的前面站定。

当然他们之中除了十几个第九局的兄弟外,身后还站着数十名京城某驻防军区的特战队员。这些人全副武装,枪弹上膛,一丝不苟的站在第九局所有成员的身后。

看着面前熙熙攮攮的人群,夏浩然眉头一挑,一丝气息瞬间释放出去,犹如潮水般涌过,很快众人就停止了话语,满脸震惊的看着面前的几人。

但是,这些人除过叶山河外,其余的所有兄弟均被夏浩然做了手脚。任凭对面一众人仔细观察,也瞧不出一丁点深浅来。

看上去,在叶山河左右两边的那些身穿黑袍,头戴青鬼獠牙面具的人,个个身上一片平静,丝毫看不出任何的修为波动来。

他们是普通人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第九局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他们这些人的心理可是一清二楚的。那可是属于华夏的一支秘密单位,里面个个都是身手不凡的能力者,专门为了解决一切超自然现象而存在的。同时,他们还肩负着社会稳定及国家安全的重责!

只见流云,也就是夏浩然朝叶山河点了点头,后者上前一步,朗声说道:“某人叶山河,现任华夏国安第九局特勤处处长。这次,国安第九局诚邀古武界的众多势力代表汇聚一堂,不是请你们来喝酒吃饭的,更不是邀请你们来游山逛水的,而是,要你们所有人在这里做一个见证,来见证欧阳世家所犯下的滔天罪行!”

叶山河的话,在夏浩然庞大神识的放大下,声音滚滚,每一字每一句,彻底的响彻在整个欧阳山庄上空。

“大家安静!”

看着下面众情激愤议论纷纷的人群,叶山河的手往下压了压,在夏浩然的配合下,场面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因为,在那股惊人的气息的震慑夏,若是他们再不收敛的话,就随时有头颅落地的可能。

叶山河看到这里,自然知道是夏浩然的动作,于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华夏国安第九局,代表的是国家的意志和决策。所以,我们从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至于具体原因,诸位稍后便知。一会我也会给大家留下足够的自由提问时间。你们只需知道,但凡我们第九局插手的案子,我们的手中肯定掌握着确凿的证据,否则,你们觉得我们会这样大张旗鼓的邀请你们这些古武界的势力代表到场观礼和见证?”

顿了顿,叶山河高声说道:“欧阳世家的所有人听着,限你们十分钟的时间,速速前来草坪处集合。延期不到者,直接以叛国罪就地处死!”

叶山河的话,在夏浩然真元的加持下,瞬间响彻在整个欧阳山庄上空,同时也清晰的传进了每一位欧阳世家之人的耳朵里。

“好深厚的元力!好高深的修为!”在欧阳世家最深处,一个从没有外人涉足的院落里,三个‘年轻人’相对而坐,款款说道。

细看下去,这三人顶多也就三四十岁的样子,但是此刻从他们的嘴里,却发出了一句句无比的苍老的声音。

这个现象,甚为怪异!

“管它呢,父亲,既然人家在叫,那咱们就出去看看。也好看看这些人到底有什么把握这么说,并敢这么做……”

随后,三人起身,推开了那道很久都没有打开过的院门,施施然走了出来。

喜欢修真传人在都市请大家收藏:()修真传人在都市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