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哪来的自信?

此时此刻,刘莽看夏浩然的眼神立马就变了,有一丝的疑惑和不解,但更多的却是恐惧。虽然还装腔作势的对着夏浩然厉喝,但明显的已经显出底气不足了。

也不知道对方用的是什么妖法,自己的一杆兄弟这会都陷入了险境生死不知。要知道,他们可都是这些年来一直陪自己浴血奋战的兄弟啊。

当然,此刻刘莽也在心中暗自懊恼自己,这次为何要接这种弱智脑残的差事。绑架一个大学生不成,反而全军覆没于此,悔不当初啊!

这些年来,他带着手下的这帮兄弟们在西亚与东南亚、中东做雇佣兵,对绑架这种事情并不感冒,但是奈何范家这次给的报酬实在太丰厚了,只需要自己解决掉一个大学生,就能够轻松得到五千万的酬劳。

刘莽当时也觉得这件事情太简单了,就跟送钱没什么区别了。要知道自己是什么人,只是对付一名大学生而已,简单得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般。

可是现在,他彻底的心虚了。

能在一眨眼间悉数放倒自己这群常年在死亡边缘挣扎的兄弟,这还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吗?谁特么的告诉我这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了?而且,眼前这个大学生到底是什么来头?被人用枪指着面门的时候,眼神仍旧如此淡然,仿似根本没将自己手中的枪放在眼里,反而还带着几分戏谑与自信,他到底从哪来的自信?

看着刘莽变幻莫测的神情,夏浩然不打算逗他继续玩下去了,抬手一招,对方的手枪很快落到了自己的手中,他拿在手中看了看,淡淡的说道:“说吧!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否则,我会让你尝尝我的手段。”

“你……”

话说此时刘莽已经看得目瞪口呆了,对方只是招了招手,自己拿在手中的家伙就被摄了过去,这是妖法吗?

这……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而且,同时他还发现了一个更为悲剧的事情,那就是他此刻全身上下都不能动弹了,仿佛被定身了一般。

“说,你是谁,又是谁让你来对付我的?”夏浩然冷冷的问道。

夏浩然见对方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于是冷笑一声说道:“不说是吧?装硬汉是吧?那我就看你装到什么时候。”说完,夏浩然手一弹,一个火球凭空出现并准确的落到一个黑衣人的身上,而他此刻也顺势解开了那个黑衣人的穴道。

在夏浩然的刻意控制下,熊熊的大火立马燃烧起来,但却并没有瞬间将其化为灰烬,而是慢慢地烧着。

“啊……啊……”

凄厉的惨叫哀嚎声瞬间从那个黑衣人嘴里喊了出来,响彻云霄。随着火焰的燃烧,那个黑衣人的身体狠狠的抽搐着,在地板上不停的翻滚着、蹭着,试图将身上的火焰扑灭。

但是,他那里又能知道,这种火焰乃是夏浩然运用体内真元幻化出来的丹火,哪能随随便便就被扑灭呢?

相传,修真者体内真元幻化出的丹火,可是仅仅稍逊于三味真火的存在,它能焚铁灼钢,又岂是区区凡火可比的?

惨叫声从大到小,从高声到低微,足足过了两分钟,那个黑衣人终于被化为一抹灰烬。

“怎么?还不打算说吗?”

夏浩然摊了摊手,淡淡一笑道:“你也看到了,我要想弄死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臭虫,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我的耐心有限,你若是不说,我接下来还有更加残酷的手段,我不介意让你尝尝。而且,你就算不说,我也有办法知道你脑海中的一切,只是,若是逼我用出那种手段的时候,你就准备体味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吧。”

夏浩然并不是在恐吓刘莽,像搜索对方脑海中的信息这种事,他是完全可以使用搜魂术的。搜魂术是修真界中一种极为阴毒的魔道法术,它可以将自己的神识侵入到对方的脑海之中的记忆里,硬生生的读取自己想知道的东西。

而对被施法的人来说,那可是一种极端的非人般痛苦!

几乎相当于将人的脑袋劈开,用双手伸进去乱搅一通!而且往往施法过后,被施法者就算不死,也会彻底变成一个傻子,而且是永远不可能恢复的那种!

怔怔的看着那一小搓白灰,刘莽的眼睛都湿润了,但他却仍旧死死的咬着牙坚持着。而且,再望向夏浩然的眼神里,已经满是如同野兽般的仇视和怨毒,他很想说几句狠话,可是想了想还是闭上了嘴巴,不得不将想说的话吞进了肚中。

所谓成王败寇,作为佣兵他们早已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

刘莽这一生三十余载,风光无比也刺激精彩无比。曾经,无数的生命断送在他的手上,而他也曾几次差点挂在了别人手里。可谓每天一天都是在生死边缘徘徊挣扎,但最终也打拼出了一个偌大的名头,他带着这杆兄弟成为了整个西亚、东南亚及中东都是鼎鼎有名的佣兵之一。

这次,他带着自己手下最精英的一批兄弟回国准备赚一笔外块,同时也等于跟兄弟们放一个小假,毕竟佣兵的生活,时刻都过着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日子,说不累那是骗人的。只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慢慢习惯了。

但他却万万都没有想到,就是这次回国,迎接他和他的小队的却是一场永远也不可磨灭的噩梦!而且,这场噩梦他们连一丁点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栽了!

彻底栽了!

就是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却令他的整个精英小队都将埋葬在此!

“老天,我心不甘啊!”

当然,这句话,刘莽也只能在心底大喊几声而已。

刘莽并不是一个莽夫,相反,他有着一套慎密的计划和心计。否则,他也不可能带着他的小队能在佣兵界混出如此名头来。

为了生存,为了混一口饭吃,这些年来,他见过也曾用过不少歹毒和残忍的手段。但是此刻他却发现,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太狠毒了!他这些年虽然也阅人无数,但是唯独没有见过像夏浩然这样性情冷漠之人。

可以说,一般能站在自己对面的人,那项上人头都是大把大把花花绿绿的票子;但是此刻在夏浩然的那双冷漠的眼神中,仿佛自己这些人就跟一群蝼蚁没什么区别。就连刚才烧死自己的那个兄弟,对方的面容始终平静如水,没有泛起丝毫波澜。

由此可见,这个人的心,要比自己更加狠毒、更加的果决,即就是自己说出幕后主使,最终可能也是难逃一死。

但他知道,若是自己再不做出选择的话,夏浩然还真会像刚才那样一个个折磨自己的兄弟,这点对方绝对能做到。

但是,要让自己这个驰名佣兵界的老江湖去跟一个乳臭未干的大学生低头认错,刘莽此刻的心中却是极其的憋屈愤懑。

但是,事到如今他又能奈何?

“我说与不说,你都要杀了我不是吗?”刘莽望着夏浩然,一字一顿道。

果然,夏浩然手头蓦然又凭空出现了一朵火焰,冷冷的说道:“说,我会考虑给你们一个痛快;不说,我会让你们每个人都在极大的痛苦中饱受折磨,然后慢慢死亡!”

“好!我说。”刘莽紧紧的咬着牙,面部都快扭曲了,终于脱口说道:“是京城范家,范家花五千万雇我过来的!”

随即,刘莽艰难的将范家人的整个计划全盘托出,说完之后,他看着夏浩然道:“希望你说话算数,给我们一个痛快……”

“玛德!还真是雇佣兵啊。没想到我这颗脑袋这么值钱啊……”

夏浩然砸吧着嘴,淡淡一笑道:“没问题!其实,我平生最钦佩的人就是军人,尤其是那些特种兵了。但是,可惜了,你们不但做了雇佣兵,还选择了与我作对……”

通过刘莽的话,夏浩然也知道了这群人原来是活动在西亚,东南亚及中东一带的佣兵。这次受范家之邀回国,就是专门对付自己这个大学生的。

这还真特么的是一个悲剧啊!

夏浩然隔空将刘莽打晕,随后将屋内所有的人堆砌起来,当然,那些枪支都被他统统收进了储物戒指中。只见他右手轻轻一挥,一团火苗瞬间便被抛入人堆中。顷刻间,犹如火柴丢入了汽油之中一般,火焰瞬间激发将所有的人包裹在内。

本来夏浩然还打算让叶山河过来收尸呢,这毕竟是一群雇佣兵。但最后想了想,还是干脆自己一把真火烧掉了事,本来这就是自己的麻烦事,他不想再麻烦了。

数秒钟后,十几人悉数被烧成了一把细细的白灰。

话说在这些人中,就属被夏浩然刚才拉出来当典型的那哥们悲催了,受尽了摧残和熬煎,方才被活活烧死。至于其余的这些人,包括刘莽在内,倒是都比较幸福,均在昏迷之中,就见了阎王。

夏浩然叹了一口气,这是他生平第二次杀人灭口了。若是可能,杀人放火这事他还真不愿意去做。但像刘莽这群人,可不像刘煜他们那些刚刚退役的军人,这些雇佣兵,每天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他们心狠手辣,为了钱不择手段。

就像他们这次回国来对付自己一样,他们根本不去看标靶是否该杀,是否要杀,是否能杀……只要有人给钱,在他们眼中,人皆可杀!

这样的人,已经丧失了人性,就跟一个屠戮机器一般,失去了做人的基本原则。所以,他们活着也是祸害,杀了只当是为民除害,替天行道了。

“范家么?既然你们找死,那就不要怨我了……”

夏浩然笑了笑,拍了拍手闪身离去。

喜欢修真传人在都市请大家收藏:()修真传人在都市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