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行有行规道有道行

当天晚上,这份材料就到了范家老爷子手中。

看着手中的这份事故报告,范家老爷子当场气得脸都绿了,但是事实和真相都摆在自己面前,他还能说些什么?

不过,这个老家伙明显不相信事情就这么简单。当即对身边一个身穿黑西装、站的笔挺的中年人说道:“建文,我怀疑这事情必有蹊跷,很有可能是有人在对付我们家小剑,不然,事情怎么会如此正常?你要知道,凡事越是正常,越看不出漏洞,才越有问题!这事我猜测八成是有人故意为之,所以,你即刻去把事情给我查个水落石出!”

这个中年人叫欧阳建文,是范家老爷子的得力手下和保镖。欧阳建文点点头,沉声应道:“是,老板!”

“记住:没调查清楚之前,不可暴露你自己,更不可打草惊蛇!”

“好的老板。”欧阳建文再次点头,郑重说道:“我即刻开始准备。”

等欧阳建文出去后,范家老爷子回头透过玻璃门深深的看了一眼躺在抢救室里依旧生死不知的孙子,心里更是一阵揪心。

随即,他心中自言自语道:“小剑,你放心,爷爷一定会为你找回公道的!哼!任何胆敢谋害我范家子孙的,我一定要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说到最后,范家老爷子是整张老脸都扭曲了,声音甚是阴森狠毒无比。

第二天早上,夏浩然路过校门口的报栏时,还特意关注了一下京城早报。果然,上面大篇幅报道了昨天傍晚发生在和平路十字的一起重大交通事故。

那辆渣土车的司机倒是没什么事儿,但是宝马车的司机却是重伤导致高位截瘫,此刻刚脱离危险期,正在医院观察治疗,而事故的原因还在进一步的调查当中。

夏浩然看到这里,微微的笑了笑,心想这丫的也真够背的啊!自己只是随便弄弄,就想给他个教训而已,没想到搞得这么严重了,活该他倒霉!

对这种纨绔子弟,夏浩然从来就没有什么好心情。用他的话说,像这些社会的渣渣,见一个收拾一个,最好是见一个弄死一个,也只当为社会做点贡献了。

上午11点钟,夏浩然准时来到星巴克二楼,在那里见了陈忠杰一面。

至于两人到底都说了什么,没人知道。

不过从陈忠杰离开时脸上洋溢着愉悦的神情来看,估计他们谈话的内容自然也是十分的愉快了。

下午,胖子打来电话,说了酒店那边的事。夏浩然从图书馆出来,约胖子在车库回合,准备一起再次前往聚丰大酒店走上一遭。

见面后。

“老大,你看了早上的新闻了么?”胖子急急的问道,他的声音激动的都有些发颤。

“新闻?没有啊,我一般早上不看闻的。”夏浩然故作奇怪的说道。

“范剑那小子昨天出车祸了,现在躺在医院生死不知。而且,据小道消息称,即使抢救过来,以后很有可能是半瘫或高位截肢!”胖子说道。

“哦?他出车祸了?真是恶有恶报啊!那种纨绔渣滓,看来连上天都开眼了要收拾他啊,哈哈!”夏浩然笑了笑说道。

“是啊!那小子酒驾,怎么没直接死了呢,死了范家就断根了,偌大的家业也就旁落他人了。真是讽刺啊!”胖子感激的望了夏浩然一眼,道:“不过,看来以后还是尽量少玩酒驾的好,那可是真的要命啊!”

他隐隐记得昨天的事,夏浩然在自己身上只是那么轻轻一拍,原本有些被酒意迷糊的自己浑身打了个机灵,大脑顿时一片清醒!

只是,既然对方不曾提起,那自己也只能装着什么都没发生过。就像自己昨天的事情自己心有忌惮是一样的,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秘密。

“你小子知道就好!”

夏浩然随意嘴上这么说,心里却道:酒驾也只是愚弄世人的一个障眼法而已,真到了那个时候他也要能刹住车才行啊!

“是啊,酒驾的危害还真不是开玩笑!”胖子听后却是十分郑重的点了点头。夏浩然没想到一次小小的车祸反而教育了胖子,心里不由得有些好笑。

……

“对了,听你的意思范家的家业很大?说吧,范家你了解多少?”

“范剑跟我都是大家族的子弟,而且,同样是商业家庭,所以老一辈那些人要么是朋友,要么就是敌人。京城的圈子就这么大,想不认识都不行啊。”

“哦?”

从昨天胖子的反应来看,夏浩然就知道这个范剑所在的范家不简单,至少也是个大家庭,没想到还真是。

说到这里,吴良的脸上也是出现了怒火,道:“他是范家这一辈的独苗,所以一直被家里当成宝一般供着养着,于是就造成了如今那一副飞扬跋扈胡作非为的纨绔模样。实际上,他就是一个没出息的软蛋,我早就想揍他了。可是我爸不允许,我们两家多少有些生意上的往来,虽然这些年相互算计貌合形离,但也只是些小摩擦,总体来说还算和谐,还没到真正决裂的时刻。如果我一动手,那两家之间势必恶化!”

夏浩然听了胖子的话,也是点了点头,有些理解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爸说的对,就算他再软蛋再纨绔,你虽然很看不惯,但若是一旦动手了,就会牵扯出你们两个家族之间对冲,这是相当不明智的。不过,你下回不方便出手的话,我可以替你出手。”

胖子心中一暖,道:“多谢!”

夏浩然笑了笑道:“兄弟之间,用不着这么客气。”

很快,两人就再次来到了聚丰大酒店。

由于有胖子从中介绍,所以事情很顺利。最后夏浩然直接拍了十万块押金,算是预订下了元月五号、六号两天计40人的客房和宴席。

弄好后,夏浩然直接编了一条信息分别给张川、刘煜发了过去。然后又给他们各打了一个电话告知此事,让他们心里有所安排,早作准备。

从聚丰大酒店出来,两人随意在附近找了一家咖啡厅就走了进去。

“胖子,你可知道京城的古玩街在哪条街上?”

夏浩然美美的喝了一口咖啡,看着吴良问道。

“古玩街?”

胖子重复了一遍后,睁大了眼睛看着夏浩然道:“不是吧?我说老大,你不会想去那种地方捡漏淘金吧?你要知道,古玩街那里基本上就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他们都是用来骗一些不懂行的陌生人而已。”

“你想什么呢?”

夏浩然伸手在胖子头上敲了一下,没好气的说道:“我又没说去古玩街捡漏,你紧张个什么劲。更何况,若是捡漏的话,也不见得有几个傻子会跑到这繁华大城市中来。”

“为啥?”

“捡漏这种事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一般来说,偏远的二三线城市捡漏的人少,好东西不会那么快就被一扫而空;而大城市古玩街上精通古玩的捡漏者太多了,他们眼力也都很厉害的,只要在他们看来有点收藏价值的东西都被统统买走了。所以,两者相较之下,偏远的二三线城市要比大城市的古玩城捡漏的概率更大些。”

“我靠!也是哦,原来捡漏还有这么多讲究。”胖子感慨的说道。

夏浩然撇了撇嘴道:“那是当然! 行有行规,道有道行。就比如京城的古玩市场,可能规模很大看起来物品琳琅满目,但实际上那些人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东西也是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的,所以鱼目混珠,参差不齐。”

“哦哦……”胖子故作疼痛的揉着脑袋,干笑了几声道:“那个,老……老大,你怎么懂的这么多啊?”

“废话!”夏浩然伸手又在胖子头上敲了一记,得意的扬着头道:“谁叫我是你老大呢,你小子也不想想,若是我懂得不如你多的话,那我还能是你的老大了么?”

胖子嘿嘿干笑了两声,说道:“那老大的意思是?”

“你在玉石行业有没有熟悉的人?”夏浩然说道,“是这样的,我最近急需一大批玉石,所以想去古玩街扫一些货。当然,一般品质的就可以了,太好的话我可买不起。”

“原来是这样啊。这方面我还真没熟悉的人,不过,京城最大的古玩街就在文昌路那一块,整个一条街都是兜售那些玩意的。”

“好,我改天抽点时间去看看。”

回到学校后,夏浩然就跟胖子分开了,他今天并没有打算去图书馆,而是手插裤兜在校园里随意的转悠着。一开始他还兴致勃勃,但十分钟后,就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了。

在北湖边的杨柳树下看见了一排长椅,夏浩然索性舒服的躺了下来。享受着微风抚面,悠闲得晒起太阳来。

一抹殷红色的夕阳洒在他的身上,浑身上下暖洋洋的,有一种说不出的很舒服和安逸。这种感觉,真的很惬意。夏浩然微微迷上眼睛,尽情享受着宁静的大学生活。

夏浩然感慨着,然后慢慢的就睡着了。

喜欢修真传人在都市请大家收藏:()修真传人在都市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