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夏浩然的规矩

孰知,夏浩然的话反而让南宫微微的哭声更大了,身体也不断地抽噎着。

“喂,别哭了啊!说了你还哭,再哭的话,我就把刚才那头熊瞎子叫过来,到时候要是它吃了你,我可就撒手不管了啊。要知道,熊瞎子吃人都是用舌头的,它们的舌头上都长着长长的尖刺,一舌头下去,你的脸上就会出现一道道深深的沟壑……”夏浩然随口胡诌了一段,恐吓着面前的美少女道。

听到夏浩然的话,南宫微微的眼神之中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对于熊瞎子的故事,她从小也有听说过,虽然和刚才夏浩然说的有几分差别,但大体还是一样的。

见对方的哭声果然小了,只是身体还抖动着。夏浩然会心一笑,暗道:“没想到自己胡诌一通还真管用,这女孩子忽悠起来就是这么简单。”

“好了,别哭了!说说吧,你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跑到这原始丛林中做什么?还有你家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儿?或许,我还能帮上忙呢。”夏浩然慢悠悠的问道。

如果这个美女遇到的事情不是什么大事的话,看在长得这么漂亮的份上,那自己就出手帮助一下,也是可以的。当然,若是这个美女从此以后就爱上自己,那就更好了!

不过,那是不可能的!

夏浩然的心里已经有了李梦瑶,其他的女孩子是很难入驻到他的心房的。都说男人本色,好色是他们的本性,但是在夏浩然的身上根本就不存在这一点。修道即修心,作为一名崇高的修真者,夏浩然时刻都铭记着自己的信守和坚持。

再说了,以后的事情到时再说吧,至少眼下,他是绝不会再考虑其他女孩子的,有一个李梦瑶已经足够了!

“我爷爷,呜呜……我爷爷快要死了。呜呜呜……请了好多名医都没有办法,我这次就是偷偷出来采药的,可是没有找到。呜呜呜……我不能没有爷爷,如果爷爷死了的话,我也不想活了!呜呜呜……”南宫微微慢慢的说着,说到最后又放声大哭起来。

“我去!还能好好的交流嘛?”

夏浩然十分无奈的抓了抓头发,叹了口气说道,“我说丫头……那个妹纸……美女……这位大姐,我喊你大姐行不?咱能别哭了么,说说你爷爷的情况吧,或许我可以帮你医好你爷爷呢。”

听到夏浩然的话,南宫微微慢慢止住了哭声,此刻的脸上却惊愕无比,这个家伙说能治疗好爷爷的,该不会是骗子吧?而且,这个家伙跟自己年龄相仿,也是一个人出现在这原始丛林中,他的身手又那么好,难道是坏人?

想到这里,南宫微微满脸的警惕,身体快速向后退了好几米。

“你这妮子,我又不是坏人你害怕什么?你也不想想看,我要是坏人的话,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功夫,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和我愉快的说话吗?你那么美丽,我又是个正常的男人,若我是坏人的话,现在早就……嘿嘿,我不说你应该懂得!”夏浩然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没好气的摊了摊双手说道。

南宫微微听完夏浩然的话,美丽的大眼睛不断地眨动不已,盯着夏浩然看了好半天,才慢慢的问道:“喂,你真的不是坏人?”

听着南宫微微问了这么一个白痴的问题,夏浩然一下子就乐了。

强忍着笑意,点头说道:“放心吧,我真的不是坏人。而且,我还是个大神医呢,这次来山里就是采药的。看在你长得这么漂亮的份上,我才答应帮你爷爷治病的,要是别人,就算掏再多的钱我都不会出手的。你要知道我的规矩:一是不死不医;二是为恶好色者不医;三是看不顺眼不医。”

不死不医!

不是疑难杂症,不是必死的绝症,都不要来找我。

为恶好色者不医!

不救为恶好色者,免得其再为害社会。

看不顺眼不医!

不顺眼者不救,人们都喜欢以个人好恶来处事。

“三不医”,是夏浩然的原则,是他的大义,更是他绝对自信的体现!求自己看病,就必须按照自己的规矩办事。我夏浩然行事只问自己应不应该愿不愿意,无论是谁,也无法勉强我做任何事!

生活在这个社会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和原则。就像演艺界被尊为“好戏品大叔”的陈道明,他在接戏的时候就严守两条准则从不逾越:一是当他不想拍戏的时候,再大的戏也不接;二是不符合他的价值观和人生观的角色,坚决不接!

正是在这两条标准下,陈道明一生从不接抗战神剧,而且很排斥。因为他觉得,像这类影视剧把那段悲惨的历史太过于儿戏化了,这是一种对历史的亵渎和不尊重!

或许,会有人说夏浩然的行为太过于激进,有失偏颇。但想想看,一个人存活于世,若是连自己心中的那点坚持和信守都没有了,那也就失去生存的意义了。

所谓的“医者父母心”、“行医看病是医生的本分”之类的话语,只不过是愚弄世人,庸人自扰罢了。你别忘了,利益才是人际交往中最重要的纽带!

掏钱看病,是一种交易。

要想行业不衰败,就要让从业者有钱赚。他们赚的钱越多,对这个行业的热情就越高涨,那个时候你才有资格去说“医者父母心”之类的话语。毕竟医生也是人,他们不是悬壶济世的圣人,他们同样需要生存!

谁也不曾想到,就是今天夏浩然随意说出的一句话,日后竟成了地球人尽皆知的口头禅。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表了。

“那就麻烦你了,希望你能出手相救我爷爷!”南宫微微给夏浩然深鞠了一躬,说道。

“放心吧。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本神医出手,保证人到病除!”

话落,夏浩然就在前面走了起来。可是,走了几步才感觉后面竟然没有任何动静,他微微一愣,回头一看,发现南宫微微竟然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你怎么不走?等着在这里过夜啊?”夏浩然疑惑的问道。

“那个……我,我想去找找我的背包。”南宫微微低着小脑袋,两只纤手不停的揪着衣摆,就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正在等待家长惩罚一样。

喜欢修真传人在都市请大家收藏:()修真传人在都市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