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中医针灸麻醉

想了想,夏浩然又盘腿坐了下来。

自从上次修为突破之后,还没有重新淬炼宝剑呢。

夏浩然意念一动,唤出宝剑停在半空,随即释放出真火将宝剑完全包裹住,重新煅烧起来。原来的那把宝剑充其量就是一个下品法器,经过夏浩然的重新祭炼之后,这把宝剑成功晋级到中品法器。

从记忆里得知,在修真界,武器被分为凡器,法器,灵器,仙器,神器等。每个等级又分为下品、中品、上品,顶级四个小品级。

凡器是最常见的,也是最普通的武器。法器,是低阶修真者使用的武器。灵器,则是修真之人,随着自身修为的增长,再进一步淬炼和温养法器而成。对于仙器,那全是一些得道飞升的修真名宿留下来的兵器,十分的霸道,极为罕见,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而所谓的神器,则是传说中的存在,谁也没有见过。

看着面前的宝剑,夏浩然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色,以自己如今筑基后期的修为,在配上这把宝剑,夏浩然信心满满。

接下来,夏浩然又把那套金针招了出来,催动体内真火开始重新打磨起来。

在真火的煅烧之下,这些金针渐渐褪去了凡尘之气,慢慢呈现出古朴的青色光芒。而且,更是体现出一副细如丝,轻如虹的特性。

这时,夏浩然又取出几块软玉,将其淬炼进金针中。软玉遇真火,缓缓的熔成液体,夏浩然用神识控制着这些溶液包裹住这些金针,慢慢的融入其中。

接着又淬炼了一会,这才收工。

再看去,如今的这套金针,早已看不出原先的材质,似乎散发着凌厉的金属光芒,并且其内蕴含着浓烈的杀伐之气。这便是金之力!从这一刻起,这套金针正式脱离凡物变成了法器。以后不论是用来杀人还是治病,它都将无比犀利。

这样,以后用起来就更加得心应手了。

次日。

上午十时许,夏浩然开车再次来到李梦瑶家。老远的,夏浩然就看到李梦瑶正站在昨天自己停车的那个地方,显然是在等待自己。

“瑶瑶,你怎么站在这里?外面这么冷,你何必呢。”夏浩然捏着鼻子装糊涂,明知故问,当然客气话还得说的漂亮点。

李梦瑶看到夏浩然,撅着小嘴,不满道:“哼!还不是等你,你可真是谱大,害我等了半天,你看看,都几点了?”

夏浩然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才想到昨天说的是十点钟过来,可自己刚才从家里出发时就已经十点了。

“呃,这个,那个……我不是去准备东西了嘛。”夏浩然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弱弱的说道,“对了,东西在车后备箱,你去拿出来。”

说着,夏浩然也从车子后座上拉出一个背包来。

院子里,李江海早就翘首以待了,就连陈爱莲,今天都穿戴得整整齐齐,静静地坐在坐在轮椅上。

见面后,自然又是一顿寒暄。

“现在就开始吧,早治早康复!”夏浩然喝了一杯水,随即站了起来说道,“李叔叔,让你准备的两样东西弄好了没?”

“好了好了,都在院子里放的。”

夏浩然检查了一下木桶,高有一米三四,直径也有一米四五的样子。又看了看砂锅,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把木桶和砂锅里面都清洗干净,一会要用到。”

“我先大致安排下,”夏浩然开口道:“瑶瑶,你一会负责用砂锅熬药。药就是你刚才拎的那个大袋子里面装的,上面写有编号,每次一包。李叔叔,你一会负责烧开水,看到这个木桶没?一会要给阿姨泡澡用!这会先不忙,等会我会告诉你们开始准备的。”

两人均点头表示明白。

夏浩然又从背包里拿出一块叠的整整齐齐的纱布递给李梦瑶,说道:“瑶瑶,扶阿姨进屋,把身上的衣服褪去,仰躺在床上,然后,把这块纱布盖在阿姨身上。”

看到这里,一家人顿时松了一口气,男女有别,有点遮盖就好,这样最好。

其实,遮着身体施针,对一些医术高的老中医来说,或许真没多大影响。毕竟这些人熟练了一辈子,现在即使闭着眼睛,也能轻松的将针送到应该去的穴位。但对夏浩然的施针却是有些影响的,当然,并不是说他闭着眼睛不能扎针,完全是因为夏浩然在扎针时会伴随着真元的流动,如果盖上一块纱布,则影响稍微小些。

当然,夏浩然并没有解释什么,这么以来接下去就不会出现什么尴尬的情况。

不一会,李梦瑶走出来,说道:“我妈已经准备好了,你可以治疗!”

这时,李江海也和夏浩然一起走进来,看见妻子躺在一张床上,上面盖着一块白色的纱布,只露着一个头。心里不由得舒了一口气。

“你们在旁边看可以,但是不管一会看到了什么,都不可大呼小叫。”夏浩然看了一眼旁边站着有些激动、甚至是亢奋的两人叮嘱道。

看到夏浩然的手上拿着一盒针,陈爱莲问道:“是要针灸吧?”

多年的寻医问药,就连陈爱莲也了解一些专业的东西。她的腿给老中医看过,也扎过针,但都没什么效果。

走到床前,夏浩然看着躺在床上的陈爱莲,微笑着点点头道:“阿姨,一会我扎下这一针,你会感到很困,一会就睡着了。所以,你要放松心态,千万不要抵触,睡着之后,我就能给你治疗了。这样,治疗时的那些痛苦,你就不会感觉到。”

“呵呵,小夏啊,你就放心的扎吧,阿姨不怕痛的!”

夏浩然笑了笑,说道:“阿姨,别担心。我一旦出手,就肯定会把您治疗的健健康康的,估计不久后您就可以站起来了,你现在就可以好好想想,能走路以后您想做什么?想干什么?您还年轻,总不能一直待在家里啊。”

“你这孩子,还挺会说的!”陈爱莲微微一笑道。

趁着陈爱莲被逗乐的这一刻,夏浩然迅速抽出一根金针,扎入了陈爱莲右胸一处大穴。一针下去,一下子切断了陈爱莲的神经传导,原本还挂着笑容的面孔突然间松弛了下来,两眼皮仿佛千斤之重,重重的压着,再也睁不开来。就这样,陈爱莲嘴角还挂着一丝微笑,陷入了沉睡中。很快,就隐隐发出一阵阵低微的鼾声。

旁边,李梦瑶和李江海父女两人不由得张大了嘴巴,满脸写满了震惊和难以置信!他们可是一直专注的看着夏浩然的每一个动作,只见对方一针下去,目标就昏睡过去。

“这是中医针灸麻醉。传统的麻醉师无非是利用一些西药制剂来刺激大脑中枢神经,从而达到麻醉的效果,这样做对大脑是有损伤的。但是,任何一台手术,却都离不开一个高明的麻醉师。

若是剂量太小,病人很可能在手术途中就清醒过来,这样剧烈的疼痛传至病人脑中,病人也许会活活疼死;但剂量太大,则又可能严重损伤病人的大脑。所以,一个厉害的麻醉师,他往往能恰到好处的配合整台手术。”

注意到旁边两人疑惑的表情,夏浩然随口解释了一句。

深穴刺入,一根根金针在陈爱莲的身上快速落下,每支针下落的时候,浩然都会有意停顿一下,之后才继续下一针。但饶是这样,夏浩然的施针速度,外人根本看不清。在李梦瑶他们的眼中,似乎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所有金针都已经落下。

“呼!”

夏浩然长舒一口气,三十六根金针,从头到脚,刺满了陈爱莲的全身。主要是刺激她的神经和肌肉,疏通脉络,改善肌理。

他知道,陈爱莲的问题是脊椎骨受到挫伤,伤了神经,从而导致的下半身瘫痪。虽然在医院里,椎骨已经进行了矫正,但由于现代的医学局限,对于椎骨中被损伤的神经,医院方面就无从下手了。

所以,夏浩然不用对椎骨进行修正,唯一要做的就是通过金针刺穴,以及体内的真元做养料,加速神经的增长,然后在利用金针对神经进行刺激,引导它们自动愈合。

说上去很复杂,毕竟神经密密麻麻的,而且又细小,如果一个神经一根神经的愈合,真不知要到猴年马月。但夏浩然的方法却很简单,直接刺激神经末端,加速新神经的生长,然后利用金针引导他们达到合适的位置,由于有真元的甄别,可以瞬间将错乱的神经拉回到正确的位置。

按说,陈爱莲的问题是挺严重的。毕竟时间这么久了,由于各种功能的丧失,不仅肌肉出现了坏死,骨头更是有些变形,所以,要做的不只是修复和连接神经,所以费时费力。

这也是夏浩然为什么要准备哪些草药的缘故了。

夏浩然相信,针灸配合药浴,再加上自己真元的温养,坚持几个疗程下来,恢复到正常人是没一点问题的。

喜欢修真传人在都市请大家收藏:()修真传人在都市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