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伐毛洗髓

出了售楼中心,夏浩然在马路上悠闲地转了起来。

城西是老街。

老街对于一座城市的意义,已远远不止是商店林立的购物街那般简单。它是岁月与历史的沉淀,更是这座城市的历史、文化和风土人情的生动体现。

它是繁华的,又是沧桑的;是热闹的,又是幽静的。

随处可以看到现代气息的西餐厅、咖啡厅和酒吧,门面不大,它们和老街一样的残旧,内饰和装修和老街的骑楼融为一体。这里人口聚集,社会基础设施完善。若是夏浩然记得不错的话,出了这条街再朝前不足二百米远,就是岭南市植物园了。

路过一家餐厅,从里面飘来一阵阵菜饭香,夏浩然看了看时间,也快5点了,索性就走了进去。里面的装修还不错,一走进去,就有一个漂亮的服务员很热情的迎了上来,嘴里说道欢迎光临。

挑了一个临街的位置坐下,夏浩然翻开了菜谱,点了八个菜,然后说道:“再来瓶好酒!”那服务员问道:“先生需要什么酒水呢?”夏浩然看了看桌牌,说道:“就来瓶泸州老窖好了。”

菜很快就上来了,夏浩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慢慢的吃了起来。

一个小时后,夏浩然酒足饭饱,付了钱就走了。

晚上回家,一家人吃完饭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夏浩然跟父母分别拔了把脉,满意的点了点头。半个月的真元温养,半个月的药膳对身体的改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在初期尤为明显。每一天,父母的身体都有一个阶梯性的提升,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

然后对着老爸老妈说道:“以后每天早晨的徒手跑步,对你们身体素质的再提高,已经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了。对了老妈,那个药液你们可以适当的加点量了,那个也只对你们现阶段身体素质的改善有点用处,再过段时间就没多大用了。”

老爸故意秀了秀肌肉,这段时间以来,二老的身体素质得到改造,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明显提升了。

夏浩然接着又给父母普及了一些人体经脉和穴位方面的知识,然后就回到自己的屋子。坐在书桌前,做了几套往届的真题,夏浩然揉了揉眼睛,夜深人静,该出发了。说着轻轻地推开窗户,御剑飞了出去。

自从上次在郊外小羊山学会了御剑飞行后,夏浩然就隔三岔五的在夜间溜出去,城市里的环境太糟糕,灵气太稀薄了,而且到处都是汽车的尾气。郊外的空气很清新,在哪里修炼绝对是事半功倍的效果。

现在夏浩然终于明白了,即使是在修真界,一些修行门派、或隐士都喜欢‘窝藏’在一些深山老林,罕见人烟的地方。一是避世,其次当然是天地灵气了。

御剑在小羊山上空绕了几圈,最后在一处隐蔽的山头落了下去。盘腿而坐,夏浩然又开始一天的修炼,由于如今他已经达到筑基中期,对于灵气的需求尤其的庞大,现在的修炼对他来说,就感觉好像用大网捞鱼,根本有些力不从心。

但即使如此,这子时也是一天中太阴之力最最强盛的时候,如果现在不修炼,其他时间修炼,效果只会更差。

夏浩然吞了二十滴药液,然后催动体内的元力不断的游走体内大周天,期间不断的吸收着来自天地间的太阴之力。只是这些太阴之力,还是太稀薄了。

草草结束了一天的修行,虽然又稍微巩固了一下境界,但夏浩然还是觉得遗憾,以自己的实力,配合无上的修行功法,逆天的丹药,居然也仅仅到达筑基中期,现在都有些寸步难行,若是世间真的还有其他修士,夏浩然真不敢想象,他们能达到哪种境界。

不过,按夏浩然的预估,这世间,在如今这个大环境下,即使有修士,估计最高者也不过练气后期,如果有奇遇或者门派资源丰富的话,可能突破进入筑基期,但也仅限于此,再高,根本不可能了。

“看来要抽时间出去寻找灵药灵草了。”夏浩然心里哀叹道。光凭这些普通药材炼制的药液,对自己的修炼无疑鸡肋。鼎内空间倒是有不少高级药材,现在自己要动手炼制一些初级低品丹药供自己修炼,还用不着那些高品药材,而且也不想浪费。

这个世界虽然天地灵气很稀薄,但一些低级的灵药想来还是有的。只是没有人发现,也没人采摘罢了。

接下来的日子,夏浩然又恢复了悠闲的生活。

高中阶段的课程全部学完了,就连一向基础较差的英语,在夏浩然的突击下,也有了飞速的长进。开玩笑,整整一部《英汉词典》都装进了脑袋,这成绩能不上去嘛?只要平时多做几套练习题,巩固巩固就行了。

而我们的夏浩然同学,很多时候都是在课堂上发呆来着。看着是在认真听讲,其本人早已神游物外,去脑海里琢磨着那些符篆和阵纹去了。

周五晚饭后,夏浩然一家人又坐在沙发上。

夏浩然说道:“老爸老妈,经过这段时间的药膳调理,你们的身体素质改善程度已达到了我的预期,今晚我就给你们再做最后一次梳理吧。这一次调理过后,你们的身体素质会再上一个新台阶!”

“啊,什么办法?”林淑芬闻言两眼一亮,抓着夏浩然的手急忙问道。

“呵呵,爸妈,你们应该听说过伐毛洗髓吧?”夏浩然笑问道。

在国内,这年头就算没读过书的人,只要有看过电视就知道什么是伐毛洗髓。当然知道归知道,从来没人把它当一回事,因为那是故事而已。

“浩然,你是说像武打电视剧里演得那样?难道那是真的?”林淑芬和夏国豪都睁大了眼睛。

“你儿子可是武林高手呢,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一切皆有可能哦。”夏浩然笑着说道。

“那倒是。”林淑芬若有所思道。

“是什么是,如果夏浩然说的是真的,那是不是也像电视里演的那样,要消耗大把功力,还会有危险呢?”夏国豪已经想明白儿子要做什么了,白了林淑芬一眼道。

林淑芬又不是傻子,夏国豪一说她也就意会了过来。这年头,谁不想要个好身体呢?只是真要如夏国豪所言,她又有些心疼儿子了。这辛辛苦苦修炼来的功力,要是都花在丈夫和自己的身上,那儿子这将近半年来的苦修不是都要付诸东流了?

“你们啊,电视里怎么说你们就怎么信了吗?你们儿子是武林高手,既然我能提出来,说明这个方法是绝对安全可靠的,要不然我也就不会提了不是么?当然消耗些功力肯定是难免的。不过我这么年轻,只要稍微休息几天把它修炼回来不就行了。”夏浩然看着父母亲担心这担心那,既感动,又有些哭笑不得道。

见儿子这么说,林淑芬这才放下心来,笑道:“那我就放心了,那你赶紧先给你爸那个什么伐毛洗髓吧。”

“还是给你妈伐毛洗髓吧,她表面看起来比你爸强,其实也是小病不断的。”夏国豪闻言也放下心来。

夏浩然看看父亲又看看母亲,笑道:“你们推来推去做什么,要伐毛洗髓当然是两个人都要的。我还想看到你们一起长命百岁呢!”

“这样行吗?你会不会因此而把功力给消耗光啊?”夏国豪担心道。

“爸,你是不是古装电视剧看多了?真是的,我说行就行,你儿子可是超级武林高手。”夏浩然笑道。

见夏浩然说得很是轻松,夏国豪和林淑芬都将信将疑地看着儿子,最终才互相指着对方道:“那给你爸(妈)先来吧。”

“反正都要的,就老爸先来吧。再说,我这也是第一次给人伐毛洗髓,老爸您是大老爷们,也是最好的试验对象啊!”夏浩然笑嘻嘻的说道。

“你小子,敢情把你老子我当试验品了。”夏国豪不禁笑骂道,“那你悠着点啊,可要留着点力气给你妈伐毛洗髓。”

“知道了!老爸,您脱去外衣,盘腿坐下吧,然后什么都不要想。”夏浩然说道。

夏国豪只好依言盘腿坐下,在闭眼睛时,还是忍不住道:“浩然,爸知道你的孝心,不过可千万不能勉强啊!”

“老爸你放心,这种事情我是不敢儿戏的,一会可能稍微有点痛,你要忍着点。”夏浩然正色道。

见儿子这样说,夏国豪这才放心地闭上眼睛。

夏浩然调息了片刻,然后轻轻把手按在了老爸头顶的天灵位上,运转体内真元。

一股庞大的元力自夏国豪天灵位灌入,并且元力中附带着强大的生生之气,不断的扩充着夏国豪的周身经脉,生生之气滋润着夏国豪的身体。夏浩然用神识操控着元力,正在有条不紊的帮主老爸打通全身的奇经八脉。

夏国豪在一瞬间,感觉道从天灵位传来一股暖暖的气流,随即在体内经脉及四肢百骸中游走。在庞大的灵气灌输下,夏国豪并没有任何的不适,反而异常的舒服,他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力气,感觉就像吃了十全大补丸一样,一拳就能轰死一头牛!

喜欢修真传人在都市请大家收藏:()修真传人在都市新更新速度最快。